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5:42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从零基础到可以自己独立飞行翼装,一共可以控制在十五万人民币之内,虽然这个价格看上去不算便宜,但这是很多人一年,甚至几年在这项运动上投入的花费,比网上那些传的很离谱的费用低多了。”Will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,从1981年开始,截至2020年1月,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。Will向记者介绍到,这个概率不足千分之五,比起网上所说的30%的死亡率低太多了,“我们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,30%的死亡率夸张过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Will正在空中进行高难度动作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学毕业之后,Will选择先留在美国继续玩翼装,最多的时候他一天甚至会连着飞行12次。后来经验越来越丰富的他,慢慢当上了跳伞和翼装的教练,“我是真心喜欢这项运动,结婚后我还教老婆一起跳伞,现在我们经常会一起玩翼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,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。”Will对此不以为然,“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,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。对我来说,我只想好好活着,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,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此次的自然灾害,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长玛玛塔·班纳吉表示:“‘安攀’对西孟加拉邦的影响要比新冠肺炎疫情更糟糕。整个南部地区都受到了影响。我们都感到震惊,需要3到4天的时间来评估损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(绰号)。上周末,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,“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,但我们的圈子很小,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,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。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,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很多翼装玩家,也并非网上所说的“富有后浪”,而是非常节约的。Will介绍道,自从玩跳伞后,自己几乎再也没买过超10美金的衣服鞋子,“读书的时候,跳伞的费用都是从生活费里一点点节约出来的,我会衡量哪些生活开支是不必要的,然后砍去它。现在主要就是靠教跳伞和翼装的时候赚点钱,然后赚取的学费我又拿去自己玩翼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日,巴西伯南布哥州和罗赖马州州长分别证实感染新冠病毒。巴西《圣保罗页报》称,此前,已经有里约热内卢州、帕拉州和阿拉戈斯州的3位州长报告确诊感染。对此,博索纳罗则用“右翼者用羟氯喹,左翼者喝图百纳(圣保罗州的特色汽水)”,来讽刺其政治对手、伯南布哥州州长。博索纳罗表示,羟氯喹在未来可能被证实是对抗新冠肺炎的安慰剂,但也可能发现该药物能治愈感染者。他不会强迫任何人使用这种药物,但应该在必要时让患者使用。博索纳罗19日对路透社表示,当他得知特朗普服用羟氯喹时,他特意为自己93岁的母亲也留了一盒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还补充称,此次特强气旋风暴影响了电力供应,摧毁了许多房屋、桥梁和路堤。随着急救人员会逐个城镇对“安攀”造成的损失进行评估,死亡人数可能会进一步上升。“跳出机舱的那一刻,我忘记了一切烦恼。”翼装教练的Will如此说道。